寒玖

一个不定期更新的小透明写手,
主周叶,喜喻黄双花。
不要叫我太太或大大了,叫我寒玖,玖玖,小玖都可以哒!
欢迎催更,骚扰,(虽然催了也不一定更……)

【周叶】天赐良缘 二 (ABO)

#古代神仙paro

#周A叶O生子文

#内容瞎编乱造,请自行避雷

#前文请戳tag周叶天赐良缘

如OK,↓↓

正文:


周泽楷,护国大将军?

一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?

他已经几万岁了啊,这是要让他跟一个小孩结婚?

“你就跟我说实话吧,你是不是最近太闲闲坏了?”叶修看见了周泽楷之后拿着姻缘簿质问它道。

阿弥陀佛,主人,天赐良缘,不可妄言也。

“滚蛋,你什么时候信佛了?!少跟我来这套啊,你确定我的姻缘就是他?”叶修还是不能相信。

真的不能再真了。

“我……”

主人你还是先下去再说吧。

叶修化成了凡人的样子,身着红衣,肤白胜雪,头发规规矩矩的束了起来,姻缘簿被他化成了一把纹着红边的扇子,闲庭信步的走在街上,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,路过的人不由得纷纷侧目。

姻缘簿:我好像忘了点什么?

不久,底下就有人纷纷讨论了起来。

“这是哪家的公子啊?生的好生俊俏,怎么以前从没见过?”

“我也没有呢!是新搬到这的吧?”

“哎,我看啊,这个,跟小周将军比也不遑多让了。”

“瞎说,小周将军可是整个轮回最优秀的alpha了。”

“你啊,天天小周将军小周将军的,年纪轻轻的也不嫌害臊。”

“哼,人家就是喜欢他嘛。”

不止这个,周泽楷几乎俘获了他们这儿所有omega的芳心。

“哎,你们说,这个男人是alpha还是omega啊?”

“我看他是beta吧,要不然怎么会没有味道?”

在这里,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都要用上香水来遮挡自己的信息素以免造成混乱,当然beta不用。

他们说的话叶修自然都听见了,他嘴角微微一弯,心想:本座的信息素你们要能闻到那不就坏了嘛。

实际上,仙人们基本都是不会受到信息素的干扰的,也就是在易感期或发情期那几天略微感到不舒服而已。


“唉,我说老叶这家伙可真够迅速的,咱们听了消息就赶过来了,这他已经在凡间了,太心急了吧我说,不厚道啊。”黄少天说。

“不是,我发现叶修哥这副打扮可比在天上的时候漂亮多了。”苏沐橙看着映像镜上的叶修说道。

“那可不是,这不是要去见小情人儿吗?”张佳乐在一旁笑着说。

“唉~为什么啊,叶修那小子都要有一个小他那么多岁的alpha了,我为什么就不能有一个年轻貌美的omega啊!”魏琛在一旁抱怨着。

“师父,这你得问老叶去啊,这不是他那破姻缘簿一直不亮吗。你看我,我这么一个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还待人热情的不也还没有姻缘吗?真是的,为什么让那个叶不要脸先有了。”黄少天说。

“你们难道不先关心他会不会成功?”孙哲平说道。

“啊?会不成功吗?”张佳乐说。

“有可能的,我记得师父讲过,月老做自己的‘姻缘任务’时是不能用法力的,而如果是在凡间那个灵气匮乏的地方,他可能都会受到自己性别的影响。”喻文州解释。

“对,他在凡间就相当于一个凡人了。”魏琛说。

“那要是他不成功呢?”苏沐橙问。

“不成功,他就当不了月老了。”魏琛叹了口气说。

几个人一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“啊,那叶修哥知道吗?”苏沐橙问了一句,语气里说藏不住的担忧。

“呵,谁知道那小子知不知道?”魏琛说。




TBC

【周叶】天赐良缘 一 (ABO)

#古代神仙paro

#周A叶O生子文

#内容瞎编乱造,请自行避雷

如OK,↓↓

正文:

叶修面有菜色的领着所谓的“任务”赶往了下界。

“呦,叶神好啊,这是要去下界?”一位刚从下界回来的仙君问他。

“嗯,你好。”

“难得啊,真是难得!”仙君感叹道。

“什么?”叶修疑惑。

“难得是你自己出任务而不是你徒弟替你了。”

叶修尴尬的回以一笑。说的好像他什么也不干似的。

叶修向那人微一点头,走了。

叶修在天庭是出了名的懒,本来吧,身为月老,他需要下界处理的事也不多,人更是一股脑儿的把大多事情全给了他徒弟,只留给他一句“处理不了的来找我”就飘飘然拂袖而去了。

跟他处的好的诸如楚云秀,黄少天等人都说他这太不像话了,就没见过他这样不正经的师父。

苏沐橙也在一旁说:这不是要累死小邱非吗?叶修哥,你这样会遭报应的。

然而叶月老十分正经的回了他们一句:我这是在锻炼他,让他将来好独当一面。再说他不能处理的我自然不会给他。

众人对此嗤之以鼻。

然后说报应,很快报应就来了。

正当叶修和喻文州在那附庸风雅,闲谈下棋的时候,他感到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似乎有些不对劲,然后他就看见自己的无名指上出现了红线。

接着他往自己宫殿的方位一看,果不其然,那红光几乎把那一整片天都染红了。

接着邱非跑了过来,不,他是被姻缘簿拽着飞过来的。

喻文州会意:“恭喜叶神,天赐良缘。”

“邱非,放手。”叶修没看他,对着死命拽着姻缘簿的邱非说。

“哦。”邱非闻言松了手,慢慢落回地上。

被邱非放开的姻缘簿立刻飞到了叶修面前。

“师父,这是怎么了?它……为什么突然暴动了?”一头雾水的邱非问道。

“哦,没什么,你师父的好事要来了。”喻文州一脸笑意的说。

“喻文州,这儿有你的事吗?”叶修没好气的说。

“没有没有,那在下就先告辞了。”喻文州强忍着脸上的笑意说。

说完便走了,喻文州觉得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,尽管天庭的天气一直都没变过,输了好几局棋而郁闷的心情也变得明朗起来。

“师父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?为什么喻仙君那么开心?”邱非看着喻文州的背影道。

“他、欠、揍!”叶修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说完,不情不愿的打开了姻缘簿。

上面浮现出几行泛红的大字。

从右到左依次是:

天降姻缘

予 月老叶修

同 护国大将军

周泽楷

周泽楷?谁?他认识吗?叶修心头浮现一串疑问。

他在凡间

姻缘簿给出了答案。

请月老完成任务

叶修并不想完成这个任务。

他觉得他需要一个月老。

请月老完成任务

姻缘簿又重复了一次。

叶修看见这大红字就觉得头疼,所以在它再次往外冒字的时候说了一句:我知道了,你都冒了两回了,你当我瞎吗,再废话,我就把你撕了熬汤喝。

姻缘簿被自家主子吓得哆嗦了一下,刚冒了半行的字顷刻之间烟消云散。

叶修把姻缘簿卷了,收了起来。

在旁边看着的邱非一脸震惊:“师、师父,您……”

“我的姻缘,出现了。”叶修叹了口气说。

他看着邱非,似乎是回想起了从前的自己。

上次这样的时候还是叶修师父得姻缘的时候,几万年前的事了。

而自己的模样,似乎也和邱非差不多吧,他已经记不太清了。

这姻缘簿是越来越不靠谱了,叶修转念想到,哪有指姻缘给他指个凡人的。

“邱非啊,我得去凡间了。”叶修说道。

“师父放心,我在这,不会有事的。

徒儿等着师父和师……师……师父的丈夫回来!”原谅他,他师父是omega,他实在不知道管他的alpha叫什么。

叶修满脸黑线。

TBC

PS:凡人的姻缘只是浅浅的泛着白光。

神仙的姻缘发着强烈的金光。

月老的姻缘发着通天的红光,月老自身无名指会出现红线并且姻缘簿会去找月老。

后续还会有说明。








【周叶】点灯(6)

#这是一个自闭病娇的小周和温柔细心的老叶的故事。

#年下,非原著背景。

#自闭症状什么的,是我瞎编的。

#有伞哥戏份

前文戳tag周叶点灯

正文:

叶修完全没有料到周泽楷会突然开门。

“小楷?”叶修惊讶。

周泽楷只是走过去抱住了他,用力的指尖泛白。

“怎么了?”周泽楷抱他抱的很紧,这让叶修不由得紧张起来。

“……”周泽楷只是更用力的抱住了他。

“行了,你这小孩怎么劲这么大,要勒死我吗?”叶修哭笑不得的说。

叶修把周泽楷从自己扯下来,看到的是小孩红的快要滴血的眼睛。

“来,我看看,怎么眼睛这么红?刚才是砸洋葱上了吗?”叶修打趣他。

“这可怜见的,都过去了,以后什么事还有我了,我还能委屈你不成?周泽楷,你记住,我在这儿,你什么也不用担心,就和以前一样就好,哥会保护你,照顾你。”

一个十六岁的少年,就这样把责任扛在了自己的肩上。

叶修在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酒吧做服务员,他认识了一名调酒师,跟他一样大,名叫苏沐秋。

听说他还有个妹妹,跟他差三岁,兄妹俩是孤儿,自幼相依为命长大。

苏沐秋其人调的一手好酒,想法也新奇,经常创新出来许多新品种,虽然偶有失败,但每次成功都会给酒吧带来很大的效益,所以老板也由着他去。

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,有时候他也会坐在吧台上喝两口,感叹一下岁月的变迁。

叶修有时候也会和他学调酒,英俊潇洒的少年站在吧台处有条不紊的挥舞着手上的调酒瓶,五彩缤纷的光打在身上,显得似真亦幻。

慢慢的,两人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兄弟。

“你弟弟最近怎么样?”苏沐秋问他。

“好多了,过了年试试看能不能让他去上学。”

“也是辛苦你了,好好的上着高中,结果……现在搞成了这个样子,真是……”苏沐秋感叹着。

“哎,这有什么,我现在这样不也挺好吗,再说论辛苦,你不比我还辛苦吗?”叶修笑着说。

“呵……不说这个了,再过几年你想干嘛呢?总不能一直干这个吧?”

“再说吧,没想这么多,你呢,又想干嘛?”

“我啊,或许等到沐橙高中毕业就带她去国外吧。”

“想法不错,不过,你有这么多钱吗?”

“没有啊,慢慢攒呗。沐橙学习特别好,这孩子跟我说:哥,从小就是你照顾我,我到现在也什么也为你分担不了,所以我一定会好好学习,等个十年八年的,我就能赚很多很多的钱,到时候,我就可以照顾你了。”

“好孩子啊。”

“所以,只要她有这个能力,我就一定会给他提供最好的空间。”苏沐秋郑重的说。

“行,到时候要是有什么困难,跟我说,能帮的我一定帮。”

“放心吧,我还会跟你客气?不过,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此时已是凌晨五点,酒吧里人烟稀少,两个少年便说起了话。

“再过几天就是春节了,咱们再有三四天也放假了,你有什么想法吗?”苏沐秋问叶修。

“要不,你把沐橙带过来,咱们吃一顿?”

“行啊。”

叶修和苏沐秋值的都是夜班,苏沐秋是为了照顾苏沐橙,给她做饭,有时间去烧烤店帮几个小时的工。

苏沐橙这辈子大概是和做饭无缘了,她以前为了替她哥哥分担也不是没试过,但因为他们家太小以至于她不但差点把厨房炸坏了,还波及到了他们那不到六十平米的小窝。

房东看见了墙上黑糊糊的一片之后好一顿训斥,苏沐秋只好连连赔不是,表示自己一定会弄好的。

叶修每天晚上十点把周泽楷哄着之后就赶往酒吧。他值的是十一点到早七点的班,早上回去之后先给周泽楷做早饭,跟他念叨念叨平常发生的事。

例如今天,叶修就跟周泽楷说关于苏沐橙的事,还感叹了一句这孩子真懂事。

周泽楷若有所思。

叶修倒是没瞒着周泽楷这件事,因为没必要,也怕他后来知道了之后多想。

“哦,对了。忘了和你说,过年的时候我们和你沐秋哥哥他们一块儿过,你肯定会喜欢你沐橙姐姐的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TBC




迟到的国庆快乐,忘记祝贺你们了。

唉,我真是……

我对国庆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。

话说你们这篇文是不是看的特别无聊?




一个小段子

撸个小段子~

周泽楷现在无比后悔,他为什么要惹叶修生气。
现在好了吧,他只能睡沙发了。

周泽楷很忧伤。

都怪江波涛,该死的方明华。

要不是江波涛非要问他和叶修过的怎么样,而方明华又在一旁抱怨自己的婚后生活如何如何,说谈恋爱和结婚就是两回事,他现在就是一个老婆奴,回到家要受各种管制。

周泽楷在旁边点了一下头,他最近确实觉得叶修越发爱管他了。

结果好巧不巧就被刚来看他的叶修看见了

周泽楷顿时一个激灵。

“修修……”

叶修没搭理他,转身走了。

周泽楷瞪了一眼方明华和江波涛。

江波涛和方明华表示自己很无辜。

他现在要怎么跟叶修解释,他只是在方明华觉得自己备受管制的时候颇有同感所以点了个头。

“我错了,修修。”

叶修很生气,一部分是因为周泽楷,一部分是因为他自己,他发现自己现在一碰到周泽楷的事就变得十分敏感,被他吃的死死的。

而周泽楷竟然还和别人抱怨和他生活的不好,真的好气。

“滚蛋。”周泽楷进了卧室,抱住了在床上的叶修。

“你欺负我,我欲求不满。”周泽楷对着叶修耳语。

卧槽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你都快纵欲过度了好吗?真是个狼崽子。

“周……唔……你他……”周泽楷把叶修扳了过来,以吻封唇。

叶修很纳闷,周泽楷怎么突然就这样了。

“嘶,轻点,你要弄死我吗?”

“呼……啊,别,那里不行,唔……啊……太深了……”

一夜缠绵。

于是第二天周泽楷真的被扫地出门了。

他还在纳闷:昨天修修不是还好吗?怎么今天又生气了。
都怪孙翔。

昨天,轮回内部QQ群。

一枪穿云:前辈生气,怎么办?

一叶之秋:什么?直接上啊。

(此为周泽楷视角,让我们来看看孙翔视角。)

无浪:孙翔,你觉得刚才那点该怎么走?

一枪穿云:前辈生气,怎么办?

一叶之秋:什么?直接上啊。

在水上公园

明天去玩,今天赶作业,更新不了了,明天尽量更。这个假放的我真是……
一言难尽

【周叶】点灯(5)

#这是一个自闭病娇的小周和温柔细心的老叶的故事。

#年下,非原著背景。

#自闭症状什么的,是我瞎编的。

#有伞哥戏份

前文戳tag周叶点灯

正文:

“他这样多久了?”医生问道。

叶修看了一眼周泽楷,继而回答:“两个星期吧。”

医生还想再问什么,叶修却先打断了他,说:“医生,要不我们去外面说,我怕刺激到他。”

“不用,刺激刺激他也好。”

“嗯?”叶修疑问。

“刚才听你描述,我并不好判断他的自闭程度有多深,再者,适度的刺激对于他来说,也并非没有好处。”

“哦。那您接着问?”

“你说他是受到刺激了,什么刺激?”医生从善如流,问他。

“就是……两个星期前,我们父母意外车祸去世了……”叶修缓慢的说完,又看了一眼周泽楷。

他从进来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反应。

“哦,抱歉。”医生十分公式化的说了一句。随后又问道:“他以前有没有自闭的倾向?”

“一年前吧,他遭到了绑架,回来之后就差不多是这样,不过没几天就好了,就是话少了点。”叶修每回答一个问题,都要看看周泽楷,怕刺激到他,可又期待他能有所反应。

周泽楷仿佛与这个世界隔绝了。

“那这应该就是他自闭症开始的时候了。”医生说。

“那您……有办法治好他吗?”叶修问。

“我只能说,我会尽力。”这种事儿真是没准儿的。

“我知道了,谢谢医生。”叶修略含失望的说。

“但我个人觉得,”医生又开口说,“在日常生活中影响他或许比对他进行心理治疗要好,你是会照顾他的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在生活中要多与他沟通,尽管他不理你,但你也要和他说,去尝试着一点点改变他。初期的时候可能什么效果都没有,但你一定要坚持,因为一般情况下病人的心理是会有所改变的,所以,这时候就需要你非常细致的去观察他的一举一动。另外,可以给他适度的刺激,看他的反应,但这个就需要你自己去把握了。如果他情绪过激的话,尽量试着去安抚他,实在不行就把他按住喂他药,当然这种情况一般是不会出现的。最后,你可以在他不抗拒的态度下,带他到我这里来,间隔是1~2个月,我会给他做一下心理测试,看他的心理状况。”医生一次性说了一大长串,说的口有点干,端起水杯喝了两口。

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叶修听得有些懵,但终于还是反应过来,应了一声。

“好,我给你开点药,你带着给他做辅助,还有镇定的,哦还有,这是我的电话号码,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随时联系我。”

“谢谢医生。”

叶修深吸了一口气,又回忆了一遍他和医生之间的谈话。他可能已经把这段话背的不能再熟了。

周泽楷就像是一个从桌子上摔下来,但幸而桌子不高没有摔碎只是出现了裂纹的玻璃杯一样,让叶修小心翼翼的看着,甚至都不敢去用力拿它,生怕下一秒就碎了。

叶修走到卧室门前,敲了敲:“小楷,你开开门好不好?”

回答他的只是无尽的沉默。

“小楷,你不开门的话,我也要说,我知道你能听见的。你也只是太悲伤了而无从发泄才会这样,你就是这样,从小就是,什么事都闷在心里。”叶修停了一会儿,似是在组织语言,开口却又说的是另一件事:“我给你讲讲我小时候吧。你知道的,我是爸妈领养的。现如今我的记忆里呢,关于领养前的事大概也就只剩下那么件记忆深刻的和经常做的事了。”

叶修等了一会儿,不见任何动静,才又开口:“我记得啊,我们每天都是一起吃一起睡,白天也在一块儿玩,其实挺无忧无虑挺开心的,有时候也会想家是什么样的呢?是不是也是这样?”

“那里不缺吃喝,也有穿的。孤儿院里照顾我们的阿姨对我们也都很好,可以说就是一个‘家’了可是呢,我却总觉得那里就是一个收容我们的地方,总觉得和家比起来少了点什么,家不应该是那样的。所以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想家到底是什么样的?什么时候我能拥有一个家呢?”叶修靠在了卧室门旁边的墙上说。

“直到爸妈把我领回来之后我才知道了,原来这就是家,家是这样的。孤儿院里没有的是家人无私的爱与包容,家人对你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关心,家人之间的那种温暖氛围,使人放松的感觉,它是你的‘避风港’。”

“我也没想到爸妈这么突然、这么快的走了,我也伤心,是他们给了我家庭的温暖……”叶修的声音突然哽咽,他这才发现,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早已泪流满面。

“可是我们又能做什么呢?小楷,你知道吗?人都会死的,我们无力改变,只能面对。活着的人只要好好的活着,那些爱你的人才会在另一个世界安息,放心的走。”叶修努力改正自己的声音说道。

人都会死的,我们无力改变,只能面对……

也就是说,到最后,就只是他一个人,连哥哥……也会离开……

周泽楷突然打开了门。

TBC

这几天放假可能会四到五更,如果你们催更我可能会多写。

明天中秋了,我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……
你们说呢?

今天出去买菜,领着妹妹回来,碰见一差不多三岁的小孩,说:“阿姨好。”
我还没成年呢啊啊啊啊!
于是我哭笑不得的说:“叫姐姐。”
“姐姐好。”

【周叶】点灯(4)

有敏感词发不出去,只好发链接。(见评论)
我真的是很久没更新了。
翻了告诉我。

我颓了,最近事好多,无力更新……有点小忧愁